曾国藩

清代京官收支脱节 曾国藩靠借贷弥补赤字

张宏杰指出,曾国藩的生活窘境是清代薄俸制的缩影,“由于传统社会一直没能建立起约束各级权力的有效机制,薄俸制让官员们的整体腐化成为一种不可避免

1976年毛泽东病重期间盼回故乡韶山 愿望未能实现

长沙是一个浪漫的城市,无论是从长沙走出去的人或者从外地来长沙的人,萦绕在他们内心里的那股乡愁始终不曾抹去

曾国藩养生之法:临睡洗脚、饭后行三千步

作为湖南人,我为曾国藩骄傲。曾国藩憎恨奢侈,诸事从俭从简,让晚清其他大臣极为敬重,同时也十分害怕,因为曾国藩太清正了。

曾国藩中进士后曾攒不出家训 后临时 放弃

所以,曾国藩总结说,想要“采择经史”,必须“经史烂熟胸中”,他还没到“烂熟胸中”的地步,于是认输,暂时放弃这个工程,“故暂且不作《曾氏家训》

曾国藩家书背后的委屈:曾被咸丰骂虚伪(图)

然而,笔者认为,老曾的家书是写给自己看的,是为缓解压力的,正如夜行人大喝一声,不是用来吓鬼的,而是用来给自己壮胆的。

曾国藩曾将写挽联当练笔 喜欢偷偷给活人写挽联

曾国藩是个爱写文章的人,每天都坚持练笔,当真是笔耕不

曾国藩、曾国荃兄弟对金钱名利心态迥异却相通

有一个事实昭然若揭,那就是晚清时期湘军将领几乎个个肥得流油。王闿运在《湘军志·筹饷篇》中揭秘:“军兴不乏财,而将士愈饶乐,争求从军。每破寇,所获金币、珍货不可胜计。复苏州时,主将所斥卖废锡器至二十万斤,他率以万万数。能战之军未有待饷者也。

王阳明、曾国藩家书比比看:为人切忌“傲”

二人的家书一对比,他们对于子弟的要求很明确: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和道德修养,考不考功名倒在其次。

清宫盗宝案

但是,萨隆阿还是托其父余荫,得以进入军机处当官,案发时是刑部郎中,兼任军机处章京。

彭玉麟曾三次请诛曾国荃 因其屠城并安插亲信

彭玉麟、曾国荃,一个是湘军水师最重要的将领,一个是湘军陆师最重要的将领。